蓝色视角 BLUE PERSPECTIVE
下一个30年,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新形态
17-04-06 16:48 1080

随着文化产业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推进,产业生态逐渐建立起来。根据对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理解和分析,我们大胆判断,未来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生态会往“块—链”式结构的方向发展。

 

图片1.png

文化创意产业“块—链”式生态结构图

“块—链”式生态结构是指,文化创意产业链最终被切割为四个大块,即创意内容、内容渠道、营销推广和内容衍生,每一块都能形成一个自组织结构,每一块都可以既独立运行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四大环节,又可以彼此对接,自行延展、重构整个链条,最终形成一个具备自我生长、自我完善、自我发展、自我毁灭的交互循环、互相影响、自我演化的产业生态系统。

作为中国文创产业最发达的城市,北京市已经为文化创意产业搭建起了平台式生态结构——政策服务平台、企业发展平台、融资平台、版权平台等。不管这些平台建设的好坏与否,都起码符合了平台式生态结构的三大特征:资源集散、自发生长和产社结合,也凸显了平台式生态结构的三个缺点:组织成长土壤个性化不足,要素流动受制于组织资源大小和垄断竞争性市场格局造成的权力寻租。在一段时间里,平台式生态结构依然会发挥重要作用。但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流”(flow)的特征越来越明显,即平台越来越无法通过自己的垄断和专业服务获得权力租金,平台的发展一定会社会化。平台越来越像文化一样渗透到组织里,最终成为从来不需要记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东西。因此,当文化创意产业跨过平台式生态结构后,最终会达到产业发展的高级形态——“块—链”式生态结构。在这个过程中,平台式生态结构的三个缺点也会被相应克服。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已经建立起平台式生态结构,“块—链”式生态结构的构建也在悄然进行中。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创意产业组织模式、运行机制和市场格局的大变革。

组织模式—以阿米巴经营模式为主导的产业族群

随着经营管理人才和复合型人才越来越多,经济组织模式由小组织进入到自组织时代,文化创意产业的组织会呈现经营自助、管理升维的趋势,进而会演化为普遍性、规模性、升级化的阿米巴经营模式,组织成长土壤的个性化会得到充分发挥,整个产业集群会演化成以区块为基础的产业族群。

根据我们的研究,阿米巴模式会经历三个阶段的变革,而随着这三个阶段的不断变革,产业集群会向产业族群演化:第一个阶段,以赋予经营者自主权为核心激发商业潜能,将组织结构进行复制,充分调动生产积极性,即原本意义上的阿米巴模式。但是这种模式很难处理好总部利益和个体利益之间的关系,甚至会出现损人利己的经营手段;第二个阶段,通过与经营者共同承担利益风险的方式,间接刺激经营者的创造活力。目前比较普遍的是采用股权、期权激励,建立利益纽带,打通管理渠道;另一种广为关注的方式是由宗毅开创的裂变式创业模式,以资金为纽带全面调动经营者的积极性。虽然这种方式克服了利益纠纷问题,但是采用这种模式的普遍前提是自身拥有充足的资金才能享有足够的权利,在全行业的可复制性不强,这个阶段衍生出的各种行业都是有跨界少融合。比如宗毅裂变式创业诞生的企业,跟原先芬尼克兹的业务基本不发生联系;第三个阶段,就是以“能力”为抵押变现经营权利,直接刺激经营者创造活力。到了第三个阶段,经营者的能力本身可以进行抵押,就像无形资产抵押一样,以换取对某个项目的控制经营权。这样既克服了利益纠纷难题,又不会因资金问题导致能力变现渠道不畅。这时资金等硬性条件已经不构成创业和发展壁垒,这个阶段衍生出的各种行业都是既有跨界又有融合。这时,产业集群的内涵和外延进行了扩大,整个集群的包容性更强。如果说产业集群是一个个不同个体的集合,那么产业族群就是这不同集群形成的集合。目前,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的一部分企业已经处于阿米巴模式的第二个发展阶段,未来,由集群向族群演化的趋势不可逆转。

图片2.png

 

阿米巴模式的三个阶段性变革图

    运行机制—要素自驱动发展

所谓自驱动发展,实际上是指由市场自发驱动,自发组织的运行机制。要素自驱动发展,就是指各类要素在市场的驱动下迅速完成资源配置。北京是文化创意产业巨头的总部(或业务)和创新创业企业的集聚地,其强势的市场力量足以推动市场倒逼改革。例如在产权保护领域,目前已经形成了以市场规范为主、法律法规为辅的产权保护模式。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发力和不同产业链条的融合发展,作为供给端的人才、资本、文化资源等核心要素的稀缺性将不再是限制产业发展的瓶颈。相反,这些资源会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建立自助式的开发体系和供应体系,按需分配到各个环节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中去。目前来看,很多新兴的科技类企业已经能够充分利用各类科技要素,形成初级意义上的要素自驱动发展,以满足自身快速迭代、高配低价的发展需求。未来这一机制将普及到整个文化创意领域。

尤其是3D打印机的出现,不仅仅意味着产品的配置方式将有所改变,也意味着未来资源配置方式将会产生重大变化,是一场从生产到消费的O2O变革。虽然目前来看3D打印发展面临着诸多问题,其本身还不足以作为刚需存在,但是其不可逆的资源配置趋势依然为要素的按需分配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实践基础。

    市场格局—大红海、小蓝海(赢者通吃)

所谓大红海是指针对整个文化创意产业而言,各项资源已经得到应用,各类产业模块基本已经完成面上覆盖、线上串联,整个文化市场已经进入到红海阶段。此时众多资本雄厚、模式成熟、体系健全的寡头企业会在相应领域通过并购、组织内创业等方式实现赢者通吃。从软件、网络及计算机服务业的发展就能充分看出这一趋势;但是,由于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客户细分更加突出,消费者对于个性化的产品需求推动“小众”市场迅速成长。因此,在每个商业领域依然有大量点上的垂直机会。这些企业以个性化的用户体验和粉丝粘性作为运营杀手锏,形成市场壁垒,结果出现众多垄断竞争企业在点上的赢者通吃。所以,未来的文化市场会出现寡头和垄断竞争并行的大红海、小蓝海格局。

实际上,对于未来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市场格局还有一种论调,认为在赢者通吃的市场上,巨头文创企业会在创业企业进一步成长起来之前进行项目“收割”,从而降低产业威胁。因此,在不涉及垄断的前提下,未来应该是红海吃蓝海的市场格局,而不是大红海、小蓝海的稳定格局。个人认为上述逻辑并不成立。一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创业企业项目的商业迭代周期会不断缩短,爆发力会越来越强。创业企业为了获得市场上的竞争优势不会等着文创巨头看清了其商业价值再突破,而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爆发(独角兽)。二是随着文创巨头的商业判断力的不断增强,对创业企业的估值就越来越高,巨头收购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三是任何大公司都具有明显的平台型特征。但是未来平台的经济作用会不断减弱而社会效应不断增强,最终会失去商业价值。当然,平台型巨头不会就此陨落,而是通过之前搭建的平台所吸收的流量进行分层分级转化,最终自动在体系内解构成各种小蓝海企业。

近几年的发展已经充分体现出了这一趋势。科技(尤其是手机科技、电商)、等领域的厮杀如火如荼,在一片红海中确立自己的垄断地位。但同时在各个市场上又有各种新兴企业打造社群经济,维持自己的垄断竞争(例如自媒体领域)地位。此时的竞争模式也会发生改变。就像击败微信的绝不是另一个微信类产品一样,红海中的企业竞争不会再有毁灭性和替代性,真正的竞争都发生在不同蓝海之间的企业的竞争。

 

640.webp.jpg

 例如细分领域的直播平台,总体来说已经显现出“大红海、小蓝海”的市场格局。一方面,各大平台互相竞争,几乎囊括了现有直播所有领域,直播的千团大战(大红海)才刚刚开始;另一方面,各种直播类型也在不断扩充,维持自己在某一“点”上的竞争优势。未来几年一定还会有新类型的直播类别加入(小蓝海)。